头条 政策 人物 行情 技术 对话 百科 返回首页

“币改”已死,区块链“链改”到底怎么改?

时间:2018-08-29 13:30:29

 摘要: 详解区块链链改的姿势与误区。

图片来源;视觉中国

图片来源;视觉中国

Fcoin提出币改后,这个概念十足火了一把。但从令人惊悚的交易量到毫无流动性、从币改的失败到QOS的暴跌,FT价格从最高值跌到只剩5%,币改这条路豪车奔驰而过,最后只留下了一地鸡毛。

而此时链改一词,进入大家的视野。不同于币改一不小心就容易变成空气币,链改是真正脱虚到实,赋能企业的一个过程。

链改,是指实体经济(包括互联网产业)在实践中应用区块链技术,来改善自身经营行为,目的包括但不限于:降低成本、提升效率、创新商业模式、增强竞争壁垒等。

但讲来讲去,都是概念,到底怎么改呢?

下面,我将站在一个初次接触链改的企业家立场上,逐步介绍链改中的几个阶段过程中,企业家可能会面临的问题和疑惑,逐一的介绍链改的理论和经验。

本篇内容,就先简单介绍一些链改的实际案例,给初次接触链改的企业家一些印象:

一、 链改的姿势

按照我之前的论述,链改是有三个可以切入的角度的。分别是:

  • 区块链技术链改
  • 区块链经济学链改
  • 区块链思维链改

由这三种角度,根据链改的发起人不同,链改的目标不同,分化出12种姿势。今天就先来举例聊聊这三种切入角度下的案例。

“币改”已死,区块链“链改”到底怎么改?

出于稳妥的考虑,我举的案例都是已经落地可以验证的,或者是我非常熟悉的,能够详细介绍里面原理的案例。并不代表这些是最佳的案例。但是我个人不熟悉的,不敢在这里介绍。目前整个行业是缺少信息披露机制的。从我们的实践经验看,项目商业计划书或者白皮书披露的信息,远远不足够通过公开信息了解项目的内幕。因此怕误导读者,如果有项目愿意披露这里的信息,我们可以在后面文章中,再详细介绍。

链改的实践正在向深度发展,很多项目已经不能单一的贴技术链改或者经济学链改的标签了,而是可以同时贴技术链改、经济学链改、思维链改三个标签。尤其是区块链思维这个标签,许多认真实践的项目,后来都会有一些共同的发展特征和发展路径,我们研究这些新特征新路径背后的原理,将之统一归入区块链思维链改的范畴内。

1. Ripple:技术链改的元老

Ripple是一个老牌的区块链技术项目,Ripple的技术路线是现有的几大技术路线之一。Ripple可能是拿到市场化VC机构融资最多的项目,获得了包括芝加哥商品交易所、渣打银行、谷歌等产业链上下游的融资。Ripple主要用区块链技术去革新跨境汇兑支付行业。

跨境支付汇兑,实际上就是银行记账,从我在中国银行昆山某网点的银行账上减掉6.8人民币,在另一个人在法国巴黎银行马赛支行的账户上多一美元。这里可能会涉及中国银行昆山网点,中国银行昆山支行,中国银行苏州分行,中国银行总行,中国银行巴黎分行,巴黎银行总行、巴黎银行马赛分行等一系列银行的账本。在没有Ripple出现之前,各家银行单独记录自己的账本里的账户变动,然后隔一段时间两两之间对账,所以我这笔钱需要通过好多次对账,才能走完流程,当中手续费极高(每一次对账都有成本),时间长(各种对账)。

Ripple的大致思路是用BlockChain在让每个银行直接参与,大家共同来记录和维护一个账本,这样每次汇兑支付,只需要对账一次,成本和时间都大为降低。至于如何用BlockChain来让大家共同维护一本共同账本,这方面有大量的外部简介资料,大家可以学习作为铺垫。比如:区块链100讲(来自老王必修课)等。

抛开Ripple的应用场景,我们可以将Ripple应用背后的思想抽象为以下模型:

“币改”已死,区块链“链改”到底怎么改?

这个模型大家记下,以后我们会在很多链改场景,尤其是技术链改的场景上,看到这个模型。

要实施这个模型的要点在于以下几点:

1) 原来的模型中,公司严重受困于冗长繁杂的对账流程带来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,愿意以牺牲一部分主权作为代价来提升整体的效率

2) 要说服这些公司把私账(至少是自己账本的一部分)的记账权交出来。(技术上需要有机制兼顾数据的公开信和隐私性)

3) 经济上面,要让所有参与者都得利,并且相互之间得利的差距不能太大(不患寡而患不均)

2. 经济学链改:模型演示

本来我想同样举些案例来说明啥是经济学链改,但是思前顾后,发现行业内实在缺乏标杆案例。相应的案例有,但是总缺点什么:Steemit比较资深,但是其模型异常复杂,且目前尚不能说完全意义上的成功;Fcoin是币改爆点案例,但目前实践时间有限,尚不能说其经济学模型已经成功。所以我只能用模型演示的方式来讲讲经济学链改。

经济学改的前提是有相应的经济学理论。根据不同的经济学理论,自然会有不同的经济学改的模型,以下我们介绍两种经济学理论和模型。

模式一:通证经济学模型

(以下模型抽象自市场上的多个案例,但是该模型极易踩红线,我们不推荐企业家尝试这种模型。只是希望大家了解一下该模型的原理,以供参考)

假设原来有一家公司:

“币改”已死,区块链“链改”到底怎么改?

有这样一家公司甲。公司甲有三位员工A、B、C各负责业务的一个模块,三个模块拼成了甲公司的主营业务。主营业务产生的利润部分分给员工作为薪资,部分留存做公司利润盈余。甲公司发行股票给两位股东。股票代表着持续获取公司利润盈余的权利。

“币改”已死,区块链“链改”到底怎么改?

这时候,外面市场上有员工D。D某人能做员工A能做的所有事情,还能置办公司甲所有的生产设备。这时员工D就跑过来把员工B、员工C挖了,一起出去办了公司乙。员工D、员工B、员工C一起做了股东。在这个模型下,生产关系得到了调整,员工与股东成为了一体。

“币改”已死,区块链“链改”到底怎么改?

然后,乙公司的股东商量,将公司“币改”(经济学改)。币改的方式是发行Token1和Token2。用两种Token将待分配的利润和股东的权利置换出来。这种置换,类似于发行纸质黄金券来讲实物黄金从流通中置换出来一样,纸质黄金圈的持有者可以凭券兑换黄金。

当然Token1并不是简单的对应待分配利润,Token2也不是简单的对应股东权利。待分配现金代表的眼前利益和股东权利代表的未来利益,可以重新融合整理排列组合,然后分别跟Token1,和Token2挂钩。这时候,由于乙公司已经不符合公司法定义下的公司形式,所以公司俩字是要打上引号的。

“币改”已死,区块链“链改”到底怎么改?

最后股东一商量,公司缺营销费用。反正Token就是纸黄金券,为啥不多印一些来当营销费用吸引客户呢?多印的纸黄金以公司的现金收入和股东权利作为锚定,会稀释原来员工和股东的收益。由于原有股东员工不用再真金白银的投入公司资本,而改用多印的纸黄金来充当公司资本,将部分未来的收益(股东权利之一)当做当下的钱来使用,所以这样的模式,可能会大受创业企业的欢迎。

模型一,即当下通证经济学研究的内核,主要包含三两部分:

·  股东权利和现金收入的Token化包装(发展趋势是一个包含几种Token的系列来分拆包装)

·  Token在员工、股东、客户之间的分配方式,包含数量的分配和时间的分配

·  由于Token隐含了公司的现金收入和股东权利,所以自然有人会愿意持有Token

仔细拆解的话,无论是steemit还是Fcoin还是公信宝,其经济学模型的内核,就是上述模型。这三个项目都是在内核基础上对Token化包装和分配方式的变种。这种模型的本质是在探索新的、能够代替公司制的经济激励系统。切记:目前这种探索很难兼容于现有的公司法和证券法体系,因此很容易踩红线。

模型二:商圈Token经济学模型(后续我们会详细介绍商圈Token经济学,所以本篇章就先简单概述一下其原理)

我们先来谈一下商圈的概念(下图):

“币改”已死,区块链“链改”到底怎么改?

什么是商圈,简单点的说,一个商场是商圈,一座城市是商圈,一个国家也是商圈。商圈会有这些特征:

·  有一群产品生产商(分为2B的设备生产,和直接消费品生产)

·  有一群产品消费者

·  消费者和生产商之间的的需求是交叉的(一个人进商场,可能买瓶水,也可能买件衣服,还能吃个饭)

商圈的意义有两点:

·  基础设施共享:统一建设

·  流量共享:大家共同服务于同一批消费者

除了眼前大家能看到的实体商圈之外,实际上网络上也存在大大小小的各类商圈,比如阿里商圈、腾讯商圈、京东商圈等

在商圈的定义基础上,是商圈的扩张

“币改”已死,区块链“链改”到底怎么改?

如图商圈的扩张,最直接的结果是商圈中的价值链接增加了。在左边的商圈中,有两个生产者,两个消费者,那么可行的价值链有4条,最终商圈的价值上限以两个消费者的消费能力为上限;在右边的商圈中,有四个生产者,四个消费者,可行的价值链有16条,商圈的价值上限以四个消费者的消费能力为上限。

商圈的扩张直接结果是带来繁荣红利。参照一个商场。商场的繁荣意味着更多的人流量,各个店铺的收入总和与利润总和也水涨船高。这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。除了收入总和提高外,商场的店铺租金也提高了,然后是店铺的物业售价也提高了。商圈的繁荣红利分为低阶红利和高阶红利。低阶红利是指直接的业务收入。高阶红利是指某些可以获得未来收益的特权(比如地产)。商圈的繁荣,起自于低阶红利。当低阶红利积累到一定程度,会转化为高阶红利。

商圈Token经济学,即尝试用Token来关联商圈扩张过程中产生的繁荣红利。这种关联,可能是将Token直接跟低阶红利关联获取业务收入;也可能是将Token打造成类地产的网络特权,提前埋伏高阶红利。在商圈Token经济学中,Token的升值不是来自于炒作或者信仰,而是来自于商圈扩张后增加的繁荣红利。在商圈Token经济学中,良好设计的Token是标准的Utility Token,不会踩红线。

3. 思维链改:尚处早期

思维链改方面,整个的实践还处于早期,我们虽然也有所实践,但是目前还里成功有一段距离,需要等实践得出结果的时候,再于此介绍。

二、 链改的一些误区

在链改实践中,我们认为市场上存在了一些误区,包括:

1. 技术原教旨主义

我们可以看到,整个行业可以大致分为三个浪潮:

·  技术时代(2009~至今)

为行业积累更好的技术。从比特币时代发展到以太坊时代,再发展到Blockchain3.0时代。

技术的迭代发展至今尚未完成。

·  泡沫时代(2017.2~2018.2)

类似于2000年互联网泡沫,区块链与其背后的价值互联网也催生了一波泡沫,这波泡沫已经破裂。

·  应用时代(2017.11~至今)

2017年11月起,以硅谷的创业黑手党paypal帮入场为标志,标志着主流创业者和成熟企业开始入场

参照互联网发展的历史,在2000年泡沫之前,互联网行业可以说是一个技术人员主导的行业。2000年泡沫之后,逐渐的开始过渡到产品经理主导的时代,产生了马化腾乔布斯这样的顶级产品经理。我们预计区块链行业也会经历类似的过程。

当下的市场上有一种唯技术是论的风气,认为不管什么项目,需要先看技术团队是否豪华。我们判断当下属于技术创新阶段的中后期,产品创新时代的萌芽期。在产品创新时代过于坚持技术创新,显然不是与时俱进的。产品经理更会聚焦在如何用创新产品去解决现实需求上,而不是聚焦在技术创新上。未来假使行业会产生新巨头,那么参照三大门户网站(互联网早期巨头)和BAT(互联网当下巨头),这些巨头中技术创新的成分是比较淡的。

2. 去中心化原教旨主义

区块链起自于比特币,从出生开始就带着反抗监管的一位,就跟去中心化这个词强关联。去中心化,是将系统的控制权和治理权分散开,以避免传统中心化系统中寡头作恶的可能。

 

去中心化应用于技术,就是公链。在技术创新时代,去中心化这个词几乎成了所有项目的标配,俨然去了中心,技术就从二进制代码变成了金子。对于纯技术创新来说,对去中心化进行各种创新测试,是有益的。但对于部分做应用的项目来说,过于强调去中心化就有如缠足一样,除了满足畸形的“审美”(如果这算美的话),毫无价值。

即使在纯技术领域,最新的技术创新潮流,也在往非去中心化发展。EOS怎么看都更像是一个联盟式的公链,而不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公链。

在已经开始的应用时代,显然,去中心化的因素会慢慢淡化。在现实中,中心化往往代表高效,去中心化往往代表鲁棒性(不是代表公平)。中心化或者去中心化与否,要视具体商业场景的特性而定。

快讯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