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条 政策 人物 行情 技术 对话 百科 返回首页

区块链人物周欢:渡人先渡己,IPFS的“自救”之路

时间:2018-08-30 16:23:33

 89年年末出生的周欢快要30岁了,在人生进入一个让人感觉更繁重的阶段后,他一如既往地保持着加速狂奔的状态,那种奔跑的速度带给他的满足和豪情,让他已经不在乎风力有多少,周边是不是还有一些什么东西在阻挡着。

白了少年头

我们在一个阴雨连绵的下午约到了周欢,在深圳的一家咖啡馆见到了忙于峰会和联盟,凌晨四点才收工的他,眼底有淡淡的黑眼圈,但依然神采奕奕。

(IPFS.FUND创始人·周欢)

自从All in进入区块链,熬夜已经变成了他的家常便饭,“我这不算什么,我们有一个小伙伴,每天三点多睡六点多还坚持起床跑步呢。”他能控制的,是尽量不要熬到天亮。

IPFS.FUND(IPFS方得)在他的不间断努力下,发展的速度让人惊叹,生态建设非常全面。不到半年,社区精准成员超过4万,社区合伙人超过100人,全国各地举行了30多场Meet Up,并且即将于19号在深圳举行IPFS在中国的首届峰会,日本、美国等海外社区相继成立,IPFS方得研究院初具规模……

最引人注目的,还是这次在美国举行的Lab Day上,受到了IPFS官方团队(国内习惯叫它协议实验室)的认可,是所有在场的中国团队中,唯一一个获得5分钟演讲机会的中国社区。并且作为中国优秀社区代表,被协议实验室用来做社区介绍时的示范案例。

(Lab Day上协议实验室进行“中国社区进展”的主题分享,以IPFS方得社区为例。图为周欢在厦门大学Meet Up合影)

IPFS.FUND同时也与分布在全球各地的IPFS生态应用项目保持着良好的交流与合作关系,帮助国内的爱好者了解到更多海外的优秀的IPFS应用项目。

不到半年的时间,在周欢的带领下,IPFS.FUND成为行业内唯一一个全面围绕IPFS进行社区自治、技术创新、商业落地、法律研究等在内的完整生态品牌,在全球的IPFS爱好者和应用项目的眼中,IPFS.FUND都是一个高效、务实、开放、超前的品牌。“ ‘方得’是一个如此寓意神奇的单词,也是我第一个学会的中国单词。”一位协议实验室的项目负责人接受我们采访时如此说。

这种速度的获得不是没有代价的,周欢及其核心团队不得不牺牲掉生活的其他章节。“很多都不顾了,我把孩子放在厦门,不管生病还是学习,我都只能假装看不见,白天家里人发了视频过来,有时候只能到半夜的时候,才能抽出空来,看一下视频内容。没办法,区块链的速度就是如此,不只是我,大家的状态都差不多。”

他想陪孩子过个暑假,但暑假已经临近尾声,孩子还没有看到爸爸的踪影。这样长期的操劳,让29岁的他已经生出了丝丝白发。“我在区块链半年的工作量,相当于过去三年的工作量总和。”

(IPFS.FUND为IPFS上线三周年庆生)

雏鹰羽丰初翱翔

周欢算得上是通信、互联网行业的老兵了。在通信行业时,他们公司全都是海龟、硕博这类高精尖人才,信奉的是理性思维,“快”和“慎”是做事的逻辑和态度。

在跟通信行业的巨头中国移动公司的合作对接中,初出茅庐的周欢对自己非常严苛,接下一个项目后,几乎是不眠不休地用一周时间把项目介绍、逻辑梳理、方案执行全部敲定。

“我最怕自己被合作伙伴问得哑口无言,所以,我会给自己列几百个问题,然后一一攻破,让别人问无可问。”几年下来,凭借自己扎实的专业技能,周欢在通信咨询行业站稳了脚跟。

咨询和长期的乙方服务,熏陶的是他超强的思辨能力,所以,周欢善于总结一二三,说话斩钉截铁,富有说服力。

“他跟你说话的时候,内心非常真诚,也非常相信,每句话都板上钉钉,好像牛顿定律一样,这就叫“现实扭曲力场”,非常有说服力。你会受到他的感染,什么事从他嘴里一说,前景都很宏大。” 链圈闽军——“海峡系”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成员告诉我们。

(周欢在上海做"IPFS在国内的发展现状"分享)

周欢说,IPFS.FUND成立于2017年6月30日,到现在成立一年多了,面临的依然是如何生存,而不是如何发展的问题。

“区块链速度太快了,睡个觉醒来就是翻天覆地了。”所以,真的不敢停。他每天要想的是,怎么找人才,怎么找钱,怎么找方向和策略。

“定目标都是以周为单位,无暇去想半年一年以后的事情。”

曾经让人问无可问的方法有点行不通了,区块链每天都有新事物、新逻辑、新模型出来,所以,只能是用别人喝咖啡的时间来拼命学习。

有一个英文词叫timing,就是说恰到好处的时间,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。对于周欢而言,初入江湖的时候,国家正鼓励大学生创业,他凭着那股子劲儿开始了创业生涯;通信行业巅峰的时候,他踏进了这个门槛和壁垒双高的行业;“互联网+”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的时候,他成了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核心高管;如今,区块链大行其道的时候,他又成为了较早一批的区块链从业者。

“踏准拍子很重要,要顺势而为,不要逆势而动。”周欢说。

身怀名利,仍可逍遥 游

仅仅几个月的时间,周欢的格局和世界观就变了,眼界从用显微镜看事情开阔到用望远镜看事情,这可能跟他投资区块链项目有关。

2017年,在朋友的影响下,周欢开始重仓某些看好的项目。一个币种2块买进,涨到40多,朋友都劝他抛套现,但他不为所动。等到这个币跌回到3块的时候,朋友火急火燎地跟他说赶紧割肉,他依然老僧入定般一无所扰,生动诠释了什么叫真正的佛系持币。

这样的气定神闲,在后来他做具体投资的时候发挥到了极致,2017年6月,由于帮助了国内第一批IPFS爱好者代投Filecoin爱西欧,IPFS.FUND应运而生。

2017年年底,他开始构思建设IPFS全生态,于是相继成立了方得社区,投资了全球首家IPFS垂直媒体星鉴网、IPFS生态矿机黑萤科技,布局了交易所、创办了方得研究院,并且和地方政府、高校合作推动IPFS在国内的产学研一体化。

(IPFS.FUND,致力于IPFS生态建设和推动)

他当投资人,对于被投企业来说确实是一件难得的好事。因为他绝对不拔苗助长,他愿意花时间穿针引线,赋能给被投企业,甚至愿意等它们慢慢成长。

他说:“帮忙不添乱,在位不逾位。这才是一个投资人应该有的胸怀和态度。”

不短视、不催促,这在区块链行业有多难能可贵。

“他太沉得住气了,虽然会过问公司最近近况,但从不插手,只给建议,不强加意见。他的建议都是他曾经踩过的坑,告诉我们就是希望让我们少走一点弯路,少撞一点南墙。”一位被投企业的CEO告诉我们。

“在战略、创新、商业、团队管理上,他是个中高手,所以,很多时候,他不主动来,我们反而主动去找他。”周欢的一位战略合作伙伴说到。

围绕在他身边的,有和他一起攻城略地的多年老友,有受过他耳提面命、奖掖提携的老同事,也有服膺于他的人品和才情的校友。这些周欢用自身人格魅力积聚的中坚力量,成为了周欢得力可靠的帮手。

所以,一旦先行者周欢把区块链的“道”弄明白了,那么,他过去那么多年积累的“术”和“人”就会发挥作用。不仅于他自己有利,同时也惠及身边所有人。

“你没有珍惜羽毛之类的顾虑吗?”我们问。

“再怎么珍惜,也会有人骂你,跟你珍惜不珍惜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在一个IPFS爱好者群里,周欢的一句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,遭到了另一位从业者的嘲讽。该名从业者表达了这样的意思:这个行业说什么取之有道简直可笑,谁不是在割韭菜。

周欢觉得话不投机半句多,于是主动退出了群。

“瞄准区块链,说不为赚钱而来,那就虚伪了。但是赚自己该赚的钱,不昧良心的钱才是长久之计。但总有一些人,视整个区块链为屠宰场,每天琢磨着先下手为强。”周欢无奈地说。

我们表示认同,这个世界有很多魑魅魍魉,区块链里面尤甚,追名逐利实属人性,但不为其所累而蒙蔽心智,需要很严格的自我要求。有割韭菜的能力不算什么,有不割韭菜的态度才值得被尊敬。据悉,后来这个群也成了一个撕逼群,每天群友在里面打嘴仗,所以,远离纷纷扰扰的周欢,确实是明智的。

知世故而不世故

业界认识他的人都说他高瞻远瞩布局全面,但他总觉得自己还遗漏了什么。直到7月底,大熊市让所有人慌了,持币的人、挖矿的人,Filecoin矿机厂商更是无头苍蝇一般四处抓救命稻草。很多项目、矿机企业找上了周欢,希望他能带领大家一起走出困境。

(IPFS.FUND海外负责人JR与IPFS创始人胡安·贝内特合影)

(JR曾代表IPFS.FUND在Lab Day 2018现场进行了一场5分钟演讲)

周欢在思索良久之后,决定发起一个组织,最开始想叫某某协会,后来定名为“中国IPFS生态联盟”,希望形成行业自律、推动行业良性发展。

“有受到质疑吗?”我们问及成立联盟的事情。

“质疑声简直不绝于耳,都说凭什么由我来发起。其实上个月就有一些从业者发起过联盟,只是大家不知道。我们比较大张旗鼓,是因为我觉得这个联盟必须是去中心化的行业联盟,所以声势浩大一些,让更多人知道有这么一回事,继而对联盟产生兴趣,吸引到一批能够达成共识的人。”周欢说。

发起联盟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周欢做了,并且是无惧一路的冷嘲热讽坚持在推进。

“他非常开放,也非常包容,有名利心,但不重,而且道德底线特别高。我认识他十几年了,在他还只是一个穷学生,每个月几百块生活费的时候,他就坚持每个月给联合国儿童基金捐款,雷打不动地捐了十几年,哪怕在他第一次创业失败,只能吃泡面的时候,也没断过。”周欢的一位多年好友跟我们说到。

“胜则举杯相庆,败则拼死相救,我希望这个联盟在未来能够’抱团打仗’,共同迎接未知。”他说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在抬头看路,但其实还是在低头做事,直到开始建设IPFS生态,开始发起这个联盟,一切从基石开始奠基,才知道抬头看路的重要性。

“要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。”周欢说。

“很多人对你很认可,觉得你很靠谱,你的粉丝们称赞你为IPFS生态第一人。你自己怎么看这个称号?”我们带点调侃地问。

他忙不迭摆手:“千万别,这个领域没人能称第一,之前还有媒体写我是挖矿第一人,搞得一群人骂我,我根本都不知道这事。”

“那我们专访里能这么写吗?”

“饶了我吧,我最怕花时间去解释了,成为众矢之的可不是好玩的。”

所以,我们原本定的标题“IPFS生态第一人”就这样付诸流水了。

从我们开始访谈,周欢手里的烟基本没断过,他在思考的时候,习惯性地会手里把玩着某样东西,有时候是茶杯,有时候是打火机。

“我现在可以说靠烟续命,不可能不焦虑,哪个链圈的人不焦虑啊。”

虽然焦虑,但全程采访下来,我们对眼前这个眼神坚定、思辨能力强的人有了新的认知。相信,无论身处何时何地,周欢大抵都能做到一己悲欢一身荣辱完全无足挂齿。那种状态下的他,什么都不介怀,什么都不沾身。

有心就有路,他的世界里没有孤岛!

快讯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