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条 政策 人物 行情 技术 对话 百科 返回首页

对话陈伟星:区块链从业者需要更高的底线

时间:2018-07-21 11:44:38

 

  “这个行业要起来也是很快的,只要形成一定的治理规范。”

  《财经》记者 吴杨盈荟 | 文  宋玮 | 编辑

  区块链的核心游戏规则,到底是价值投资还是投机收割?

  这个问题在区块链世界里人人关心,却很难放到台面上如实讨论。近日爆发的录音事件打破了这一僵局——币圈乱象被全社会关注,也将圈子中一些人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  陈伟星是其中关注度最高的人之一。这个创办“快的打车”和游戏公司的创业者在做互联网投资人时期行为低调,投资了51信用卡、车和家、新潮网络、老虎证券、今日头条等多家公司。他在2016年进入区块链,陆续投资了包括币安、火币、量子链等多个知名项目。

  然而从2018年春节开始,他在区块链世界成为“耿直boy”——以频繁“怼人”著称,屡次直言币圈项目和人的问题,也因此为自己带来不少争议。但他对《财经》表示将坚持自己的观点,区块链必须透明化治理。

  在这个特殊时刻,陈伟星接受了《财经》杂志的专访。他表示自己无法忍受币圈中的一些人,并称这个行业需要有人推动解决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问题。同时他也公开回应了自己的行为动机,及外界对其“正义”的质疑。

  风暴

  “就是觉得这个行业不能这样骗下去。”

  《财经》:你过去不怎么发声,为什么从今年春节开始以“怼人”被大家认识?

  陈伟星:事实上我2018年前从未怼过人,2018年春节开始,我只怼过两次,一次是希望朱啸虎这类科技圈名人不要全盘否定区块链,一次是希望李笑来不要过分虚构财富效应欺诈散户集资割韭菜。

  我们参与区块链,是来创业的。15年以来我一直研究经济学、社会金融问题。我发现区块链这个技术能解决我3年一直思考的问题——贫富悬殊,中等收入陷阱,金融风险高的问题。17年初我是把整个区块链系统想明白了才进来的。我在公司先把整个生态图画好,我投资时连CEO都不用见了,因为我都想完了,五分钟内我就可以决定投。

  今年春节时大家对区块链误解很深,有人把有代表性的人拉起来,建了几百个群。为了其他人不去误导,我才怼了一下。

  《财经》:感觉你长期处于圈内的争论之中,包括怼一些项目和人?

  陈伟星:所谓长期是一个错觉,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揭露了这个圈最大的网红。我去怼一下“骗局”,是希望大家干坏事能低调点,希望大家能提高底线,把行业往好的地方推动。我不知道我还能干些啥,不想眼睁睁看着行业变得更坏。

  有两条底线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去守住:募来的钱是公共的钱你要负责任,你不能把募来的钱变成私人的钱;你喊单不能胡说八道骗韭菜。现在就没有形成一个舆论氛围——说大家骗人要脸红的。

  现在大家对币圈存在很大的误解,觉得你们都是坏人,互相都不相信。本来区块链是来创造信任的,结果变成了消灭信任的欺诈团伙,这个非常令人沮丧。

  《财经》:你说李笑来是骗子你有证据吗?

  陈伟星:需要有多少骗的证据才能证明一个人在骗?找出证据是你们媒体的责任,不是我的。

  《财经》:你跟他私下沟通过吗?

  陈伟星:我们只见了三面。我那时候一直在推动透明计划和行业自律,我们私下里聊了几次就聊不拢了。

  《财经》:你的动机是什么?

  陈伟星:动机我可以摊给你看。我就是路人甲,又没割我的韭菜又没骗我的钱。我就是路见不平一声吼。然后大家也看不清,我就用我的个人信誉怼他一下。我都是靠原来的信用来支撑,如果没有原来的信用,我就百口莫辩了。

  现在舆论觉得这个不是公事,是私人矛盾。我和他能有什么事? 我们只见过三次面。恨他的人是被他割韭菜的人,不是我。关我什么事。随便你猜我有什么动机!

  在币圈现在这个环境下,大家都想赚钱,对于我这种行为更多的人是不理解而不是赞成,这给我带来很多烦恼。

  《财经》:李笑来公布了三段短录音,说你假合同骗贷几亿美元是怎么回事?

  陈伟星:那个录音的全文我已经通过媒体放出来了,是在酒吧里给朋友们讲全球金融和银行的问题,你们都可以自己看一下,我讲的是一个银行进行“流动性监管”的例子,个人之间转账需要签借款合同,根本没有提到任何和银行借款的事情。这三段几秒的录音都是从那个录音剪出来的片段,被他编撰故事造谣了。这种行为我不想再提了,没有意思,我也已经交给法律去处理。我希望大家回归到行业本身的规范与治理来,一起讨论区块链技术怎么来帮助解决社会问题。

  《财经》:你出来说各种问题时有考虑到后续影响吗?

  陈伟星:这个社会就是要倡导好的行为和反对坏的行为。你不能看到好的行为,就揣测说虽然你做好的行为你也是坏人。好的行为都不被人鼓励了,那我们还鼓励什么?

  正义都没人去装,难道装流氓?我们现在这个圈子明知真相,明知问题,不愿意去有所作为,哪怕默默的支持,让我感受的是深深的失望。被人剪辑录音编撰故事误导媒体不断的造谣我,我肯定也是很郁闷,但这就是代价,只是我没想过有人能这么无底线,我高估了有些人的“羞耻感”。

  《财经》:有人认为你做的打车链是很难落地的项目?

  陈伟星:现在打车链有一百多个人,杨俊每天早会晚会在执行推进,我们技术合伙人们也在加班加点设计区块链底层。我做打车链是因为这个行业需要真正的实验性的案例,否则这个行业是没办法发展的。

  但做这个项目我不是为了赚钱,我要免费为项目打工,还要花时间,还得被人盯着各种八卦,还要少投很多别的项目。对我来讲肯定不合算,但这是一个创业情怀。

  乱象

  “坑钱的方法是一层一层的,是一个集体行为”

  《财经》:区块链行业最严重的乱象是什么?

  陈伟星:把募集的钱放进私人口袋,以及欺诈性的喊单。比如有项目把区块链的概念过度使用、神化,什么“链的操作系统”,“链的爸爸”呀很多营销概念都出来了。

  为什么还有人愿意给他坑?因为坑钱的方法是一层一层的。它可以是一个集体行为,再骗一层就可以获益。

  《财经》:区块链世界里,价值投资和投机收割哪个是真实的游戏规则?

  陈伟星:区块链的价值在于改变现有金融体系。我们的货币、金融、银行体系、权益资产泡沫都是有问题的。它导致了有钱人越来越有钱,穷的人越来越穷,泡沫越来越大。现在我们全世界要打贸易战、政治动乱,一战二战的时候也是这样——货币互相竞争性贬值,打贸易战,所以这是全球性的一个灾难性问题。

  区块链可以把原来的资产负债表、货币体系等整个金融工程体系重新建设一遍,可以把整个世界变得更加的共享、公平。这可以解决人类最大问题,是能让人类避免战争的事情!对我们做创业来讲是很激动的。所以对我来说,行业这种骗子我打他的心都有。

  《财经》:所以投机的规则不存在?

  陈伟星:我说过很多遍,币圈赚钱一部分是有原罪的。你总要有懂的人想办法把这个问题解决掉。

  因为投机也是有利于金融系统成熟的,只有投机多了才会有流动性。有了金融上面的流通,本质上是对实体经济的帮助。投机还是有用的,不是说投机就一律不好。如果投机不好,那我们就再到计划经济趋势好了。只不过投机到什么程度,要形成一种共识——就是我们到底用投机怎样来实现社会财富的创造,真正激励创业者。

  很多人都只考虑个人利益,如果考虑一整个盘子就会知道,要是大家都在骗盘子只会越来越小。因为新人不进来了。所以如果大家一起规范化,很多新人就愿意进来,总蛋糕就会变大。至于切蛋糕到时候是谁切走?肯定被优秀的创业者切走就是最好的。

  《财经》:你开始区块链投资在行业中算早期吗?

  陈伟星:我在币圈又不是刚新进来的。你想火币也是我投的,币安也是我投的。我投了那么多钱包、交易所,在海外也都有名声的。我自己创业者认识那么多。

  我进来的时候,那个时候币圈没大佬。我在吃饭,一桌人现在的所谓的大佬跟我聊天,每个人说五六分钟的话。我投资币安都是在KTV里边唱歌,然后说我投了。那个时候币安刚开始做。

  我在2013年开始研究过比特币和当时很多其他的币,你看我15年开始的朋友圈已经一直在发表全球金融问题和风险,16年的时候发朋友圈在解释比特币为什么有价值和金融问题怎么解决。我是想思考明白整个金融工程问题和全球货币体系问题,想明白区块链怎么解决这些人类核心问题,才逐步投资区块链和进入这个行业的。

  这个行业太多人被财富效应吸引进来,但极少人是因为解决社会问题的创业精神进来,这就是为啥这个行业这么脆弱的原因。

  《财经》:你觉得自己长期呆的圈子跟币圈不同?

  陈伟星:我从大学开始创业以来,经历过游戏、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、保险、投资等多个领域,都有一些运气做成一些事情,也熟悉这些行业很多优秀的人。我本来在杭州和顶级浙商圈子都非常熟悉,我5年前就是长江商学院CEO班最年轻的学员,并且在12年前就是杭州市最年轻的政协委员。我在圈外认识很多理想主义者,这些人都在逐步被我影响理解区块链这个行业。

  这些行业的人,至少有共同的价值标准,如何帮助社会解决问题创造价值是大家共同所追求的。但币圈普遍还是原始的社会,过度的追求财富效应,不折手段利用公众对区块链的无知和赚钱欲望“欺诈”散户,这非常让我失望,也非常无奈。

  治理

  “治理的核心是保护散户。”

  《财经》:区块链行业的底线是什么?

  陈伟星:不能虚假喊单,公募来的钱不能放你自己口袋,这两个是底线。治理的核心就是保护散户。

  这个底线我们把它画出来了,才能够在这个行业继续干。如果没有底线,募来的钱直接放进口袋,谁干活呀?比不上把钱放进自己口袋更快。

  《财经》:你的理想状态跟现在区块链行业差距有多远?

  陈伟星:现在大家都在想着怎么去赚钱,没有想到来真正解决问题,甚至连赚了钱都不去做事。原来正常的创业精神是我赚了钱,然后我要针对某件事把它做好,然后再赚更多。所以我们要定规范。你用的钱是属于公共的钱,你要公开是怎么花的,要说话算数。

  理想状态的实现应该是政府监管或者是行业自律监管,行业自律监管是能最快实行的。如果有影响力的人,大家一起来规范这个事情,就有希望往前推。

  《财经》:区块链行业想要实现这种理想状态有多难?

  陈伟星:这个是靠斗争出来的。当年华尔街也是乱得一塌糊涂之后自律出来的,24个人在梧桐树下面达成了梧桐树协议才把行业弄清楚。所以币圈现在的前途,就是大家不断讨论形成一些共识,然后就开始形成力量。做正确的事,市场的力量就会被用上去。

  你要有一定的责任感,你才能干这个事。但这件事情不亏钱。为什么?因为你让做好的人受到激励,做得不好的人不受到激励,大家就都会学你。有信用了新的人就会源源不断的进来。像如果王兴、姚劲波他们这些人和公司都进来了,这个蛋糕就会更大。

  《财经》:你在互联网创业多年,你认为区块链发展成像互联网的规模需要多久?

  陈伟星:本来我拉了很多人进来的,现在很多人走了不玩。要不是我对区块链这个概念太相信了,我才不跟你玩,如果我刚进来我肯定不玩。因为是劣币驱除良币。

  他们那些人不敢进来的原因是什么?他来玩币玩不过你,因为你可以割他。所以如果有一定的规范,他们就不怕了。其实这些人进来很快的,这个行业要起来也是很快的,只要想办法让这个行业形成一定的治理规范。

快讯 更多